welcome to here!

梨花开时,我有你……(记阅有感)

这世界如此让人疲惫……为何要在我背负着血海深仇时才让我遇见你?你还记得吗?我美丽的女王,那一个混乱惊惧的午后,我从追兵的刀口下逃生,遇到你的时候,我就叫苏摩了。以族名为名,因为他们都死了。 我很懦弱,我是一只受伤的动物,只懂得找一个隐秘的地方舔舐伤口,在你宁静的城堡里,硝烟的气味远离了。你是一个以乐为魂的民族的女王,你就象指尖流淌的音符一样叫人平静,传说你的琴音能使死者的亡魂升入天堂,我一直相信那是真的。 我曾经对你说过山谷里盛开的梨花,在绚丽的春天将尽时,开满了雪一样白的梨花,风一吹,就洒得人一身,叫人心疼的爱着它们……我很想带你去看。可是,他们来了。阿修罗、夜叉都和我一样,被帝释天夺走了一切,他们在抗争着,为了死去的族人们,为了结束这血腥的统治,他们……不象我,躲在你庇护之下,忘记了父王和母后的头颅怎样掉落在眼前的尘土里……所以,我要报仇,这是我活着的原因。我想你能等我,当我把弯月耳坠放在你手心,我就告诉自己:我一定要活着回来见你。纵然我知道,传说的六星多么渺茫,我们的力量多薄弱。 我们走出了很远,我还能听到你送别的琴声,月光一样撒在心底…… 天界已经变成阿鼻地狱,荒凉的大地上一切都被焚烧而净,我们找到修罗刀,我们又一次战胜了追兵,伽楼罗王也加入了我们,善见城就在不远的前方,最后的决战即将到来!我——快要完成约定了。 下弦月,苍凉的风从善见城的方向吹来,我握紧了双月。前方的夜叉突然勒住马,当我停下时,我分明看见——你,和天王亲昵的依偎在一起,遍地的野花漫卷飞舞,多美啊!可它们斑斓的色彩不能与梨花相比。 追兵紧接而至,我乘着纷乱悄悄和你相会,你撩起头发让我看耳下坠着的弯月。是的,快了,它们又可以合成一对了。 我没有问,信赖是心底最忠实的部分,天王插不进我们之间。 高耸入云的皇宫不堪一击,它的城墙早已被血液腐蚀,我已经看见双月划向敌人的咽喉,为我无辜的族人复仇!为了父王母后溅在我脸上的鲜血!我一定要杀了他!为了带你去看山谷里的梨花!我一定要杀了他——帝释天! “我喜欢强者,帝释天很强!” 曾经一直怀抱天琴的你手中拿着钢刃,柔弱的身体裹在凌厉耀眼的铠甲之下,原来,身为干达婆王的你,也是四方将军持国天。为什么你说话的时候还是和以前一样温柔和煦?可爱的笑容浮在你脸上,好象在说另一件事,不,我不会与你为敌。 身体被穿透的感觉很痛,可我看见你的泪水滴落在刀背,和我的血液融合在一起,我忽然不痛了,虽然不能带你去看梨花,可是我拥有你。可你竟然握住我的手,用双月割开了自己的喉咙!我是苏摩,我是唯一一个可以用血液使人不死的人,当我拼尽余力想让你喝下我的血,帝释天却拉开了我…… 一个人活在世上,是痛苦…… 我忽然明白了他,孤独的活在这个世界上,没有我,你会痛苦。全身力气用尽,我合上双眼的时候,梨花开了,象冬日的大雪,更象破碎的绢衣,让我坐在你身边,就这样合上眼聆听,清澈似水的琴音和片片花瓣洒满我们一身……

  • 相关tag: 牡羊日记